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兴汉室 > 第六十八章 临歧片言

第六十八章 临歧片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琐琐常流,碌碌凡士,焉足以感其方寸哉!”————————【晋书·列传第五十二】
  
  京兆郡丞苏则的突然出现着实吓了众人一跳,他们很快就明白过来这是苏则与庞统二人之间设计好的,气恼之下,又义愤填膺起来,甚至想借此插科打诨。然而苏则比庞统更不好对付,这些强宗豪右他幼年在右扶风没少见过,私匿人口、横行乡里,朝廷、百姓都容不得,苏则哪里还会给这些人情面。
  
  “查验不实,尔等都要依律论处。”苏则指了指前后不一的两份户口籍册,一份是各家自行申报的户籍,一份是刚才由亭长们查验的籍册,他厉色道:“清查民户、奴婢,重订算赋,这是朝廷几次诏令重申、务必严整不懈的事。今日彼等犯下此罪,扰乱朝廷政令,本应处以重罪。念彼等经营不易,只要在这份新的籍册上签字证实,尔等便可各自还家,从此无扰。”
  
  有些人闻言已有意动,他们跟苏氏、庞氏比起来着实是‘小家小户’,真要动用严法,恐怕也没谁会为他们说话。只是有些人仍梗着不应声,庞统见状,在一边好声好气的劝道:“诸公就签了吧!依新的算赋,左右不过每年给朝廷多缴些钱,这钱放在手上又能买几亩地、几石粮?如今朝廷清查天下户籍,不但尔等豪富之家,就连我荆州黄氏、蔡氏等大族亦不得免,奉劝诸公还是莫要自误啊。”
  
  话已至此,众人心知无法挽回,只好勉强咽下了这个损失,依言在亭长们查出的籍册上签字证实,然后也不待庞统在哪里假意留饭,惶惶的散了。
  
  “今日亏得有苏郡丞最后相助,不然,我未必能有如此轻松。”庞统挥退了众人,独自带着徐庶邀苏则在堂后雅室坐下,笑着恭维道。
  
  苏则饶有兴趣的看了庞统一会,方才说道:“纵然我不如此,庞令仍旧能轻易解此疑难,所以不必为我奉承。”他淡淡的接下这个话茬,紧接着转口道:“我殊为不解的是,以足下之才,分明能不懈其事,治理好一县之域,为何要诸事不理,置朝廷政令于不顾,做这等颟顸之举呢?”
  
  “郡丞何必说这些?”庞统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亲自为苏则倒了碗茶:“本县的公务虽有迟延,但都已办好。依今天的形势,朝廷清查民户的诏令,想必也不出这一个月就能办完,郡丞何必再提前事呢?”
  
  “我只是在想,倘若我没有上雒县一行,足下还会不会这般‘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苏则一针见血的问道,他直直的注视着庞统的眼睛:“是会在某个时候像今日这般行事,还是一如以往,将其全委县城,自己却置之不理?”
  
  徐庶在两人之间左右望了望,神情有些尴尬,皱着眉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庞统却固执抬了抬茶碗,敬道:“郡丞看来都明白了,既然这样,我们还是饮茶吧!”
  
  几人稍谈了一会,面对苏则的追问,庞统始终避重就轻,他们几度没有谈及重点,苏则只好简单吃了顿饭,便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去了。
  
  在城中的小道上,依旧是马休在前驾车,路面不平,在晃晃悠悠的车铃声中,苏则靠着车壁,忽然传出话来问道:“仲称,你今日看那县丞徐庶,可觉得有何不同?”
  
  “徐县丞?”马休在车辕上疑惑道,渐渐想起了徐庶走起路来稳健的步伐,以及腰间佩着的一柄绝非装饰之用的利剑:“适才迎面走过时,在下着意看了眼他的虎口、步履,可断定对方早年必然做过游侠。听城中人说,此人本是颍川人,曾客居荆州,与荆州一干人等交好,庞令为官后不忘故友,便特意将其征辟。依在下在城中所打听到的,此人因为庞令不理公务、常常主持县事,故而在上雒县的声望早已超过了庞令。”
  
  “今日之后就不一定了。”苏则淡淡的叹了声,几乎用马休听不清的声音轻轻说道:“由此可见,庞士元非百里之才,使处治中、别驾之任,才勉强展其骥足。他一县公务不足以表露其才干,所以弃事不理,留待我来给他撑场面,他才好转变自己的声名……当然,他未必没有借此推一把故友徐庶的意思。如此,却是置我于何地?也难怪京兆尹非得指我来,或许是他看出什么了也不一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