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宋医 > 第675章 朝霞满天

第675章 朝霞满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上驾到的声音也是忽高忽低忽粗忽细,由远而近地传了过来。
  
  古笑天道:“云帆,我的建议还是不要让夫人出面了,免得节外生枝,你以为呢?”
  
  杜文浩走到门口,见不远处有几盏灯笼在黑暗中时明时暗,像鬼火一般。
  
  “他怎么来了?”杜文浩沉声说道。
  
  古一飞见杜文浩看了自己和父亲一眼,以为他是起了疑心,便连忙解释道:“身边都是可靠的人,应该不会有人通风报信。”
  
  高滔滔道:“那为什么文浩一来,他也跟着来了?”
  
  古笑天道:“现在没有时间给你们解释了,还是赶紧让夫人先回避一下才好。”
  
  高滔滔起身正要走,杜文浩道:“不必了!”
  
  古笑天道:“贤侄这是为何?”
  
  杜文浩笑了笑,道:“我想既然皇上这个时候造访,回避也是没有用的,倒不如都让他见了,也不妨事。”
  
  古笑天听罢,再不多言,一行人等都跪在门口候驾。当然,除了杜文浩和高滔滔还挺立在那里。
  
  “哈哈哈哈,朕不过是听刘公公说今日是晏紫姑娘的生日,于是特来讨杯寿酒喝。”宣仁帝走进房间里,看着古笑天和古一飞,抬了抬手,径直走到杜文浩的面前,笑着说道:“哦?原来国公爷也在这里?”
  
  杜文浩微笑着说道:“我是紫儿的大夫,在这里皇上也觉得奇怪吗?”
  
  宣仁帝对身后已经起身的古笑天和古一飞说道:“怎么就在这样一个小小的角房里招待国公爷呢?实在是太不恭敬了。”
  
  古一飞拱手躬身道:“就我们几个,紫儿身体尚未痊愈不能久坐,于是就挑了这么一个地方,若是知道皇上要来,微臣……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宣仁帝笑着走到古笑天的位置上坐下,大家这次依次坐回自己的位置,古笑天则隔了一个空位坐在了杜文浩的对面。
  
  宣仁帝见大家都不说话,又在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坐在杜文浩身边,虽说已经是中年,但是保养甚好,依旧可以看出年轻时姣好的容颜。
  
  宣仁帝道:“怎么,好像你们有些不太欢迎朕来哦?”
  
  古笑天连忙笑了笑,道:“怎么会呢?微臣高兴还来不及呢,来人啦,还不赶紧给皇上那一副碗筷来,再来一壶皇上最喜欢的绍兴花雕。”
  
  宣仁帝道:“朕是知道你们府上的厨子做菜极好的,不过酒就算了,近来不知为何,只要沾酒左下腹便觉针锥似地疼,所以还是算了。”
  
  古笑天紧张地问道:“那皇上找太医看过了吗?”
  
  宣仁帝笑着说道:“那些个蠢物,竟不及国公爷一半的医术,看不如不给他们看了。”
  
  古一飞笑了,道:“既然皇上都这么说了,国公爷也在这里,为何不让国公爷给看看?”
  
  宣仁帝摆了摆手,道:“不急,不急,有的是时间,如今前线战事告急,等这段时间过了再说。”说完看了高滔滔一眼,见她并不畏惧自己,甚至有些高傲的样子,便问道:“古爱卿,这位是……?”
  
  古笑天看了杜文浩一眼,杜文浩便道:“我还以为皇上将我这个大宋的国公爷的底子都摸得是一清二楚了呢,你这么问是真不知道,还是试探我呢?”
  
  宣仁帝大笑,道:“这么说来,这位是国公爷带来的客人了?”
  
  杜文浩也笑了:“皇上若是真不知,那让我介绍一下倒也无妨了,这位夫人姓高名滔滔,皇上不知听说过没有?”
  
  宣仁帝先是一愣,继而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神情顿时严肃起来,指着高滔滔,看着杜文浩,有些激动的说道:“这位莫非就是大宋的……”
  
  杜文浩微微地点了点头,看了高滔滔一眼,只见高滔滔冲着杜文浩柔情一笑,并不正眼看宣仁帝一眼,仿佛这个人就是透明的一般。
  
  过了片刻,宣仁帝重新坐了下来,仿佛是故意在克制自己的情绪,沉声说道:“国公爷,你那个对付大金的东西可有进展?”
  
  杜文浩见宣仁帝脸色阴沉,并不看着自己,而是盯着面前的碗碟,双手放在桌上,平摊着,看似轻松,实际上却有阴人之相。
  
  杜文浩道:“皇上到底是来古府上喝酒的,还是闻风而来想催促我呢?”
  
  古笑天见宣仁帝嘴角颤抖几下,然后便笑了,道:“国公爷说的是,好好好,今天朕也破个例,给我来一壶花雕,喝完了,让国公爷给朕也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病。”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宣仁帝一直强忍着心中的不快,杜文浩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古笑天却有些心不在焉,一共五个人,五个人仿佛都心事重重,不一会儿桌子上菜没有动什么,酒已经喝完了。
  
  宣仁帝打了一个酒嗝,看着已有几分醉意,说话也有些结巴,看来平日里就不胜酒力,加之今天心情不快又喝的急促了一些,就更加醉的容易了。
  
  “朕……朕十分欣赏国公爷,若是国……国公爷不嫌弃,日后就在大理国,就在朕的身边继续当我们大……大理国的国公爷,吃香的喝辣的,尽享荣华富贵才是。”宣仁帝说着就要喝酒。
  
  古笑天道:“皇上您不能再喝了,还是早些回宫去吧。”
  
  宣仁帝憨厚地冲着古笑天哼哼两声,道:“你这个老家伙,不过是多喝了你们家两壶花雕,你怎么……哎哟,不行了,好痛……好痛啊!”说着,宣仁帝竟从椅子上跌落下来,门外的刘公公赶紧冲了进来跟着古一飞将宣仁帝扶上椅子。
  
  只见宣仁帝脸色煞白,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一颗颗落下,双手紧紧地捂着胃部,十分痛苦的样子。
  
  刘公公走到杜文浩勉强,哀求道:“国公爷给我们皇上看看吧,每次这样的疼起来,看着实在是心疼啊。”
  
  杜文浩走到宣仁帝面钱坐下给他号脉后,沉下脸皱着眉头,道:“不好办啊,这个病在皇上的身体里大概潜伏了多年,从前因为皇上不曾登基,一来没有现在这样的荒淫无度,二来也没有现在整日的操劳,身体底子不如从前,这个病自然就浮了出来。”
  
  刘公公虽对杜文浩说的那“荒淫无度”四字不悦,但见皇上自己都不说什么,自己一个奴才哪里敢多嘴,便道:“那国公爷可有什么妙法仙丹?”
  
  杜文浩道:“也不是没有,只是需要三年五载的调养方可。”
  
  宣仁帝忍住疼痛,起身说道:“朕还是回宫歇息,你们继续喝吧,朕就不坐了。”
  
  刘公公赶紧命了宫人进来搀扶着宣仁帝,走到门口的时候,宣仁帝回头对杜文浩说道:“国公爷说三年五载的调养是担心朕出尔反尔,过河拆桥吗?”
  
  杜文浩微笑着说道:“我不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宣仁帝看不出杜文浩脸上的微笑深处有什么更深一层的意思,这是又是一阵锥心的疼痛,宣仁帝只得走出门去。
  
  古笑天和古一飞送了皇上回来,见杜文浩和高滔滔两个人正有说有笑地吃着东西,便上前说道:“贤侄为何不当场给皇上一粒止痛的良药?”
  
  杜文浩看了古笑天一眼,美滋滋地嘬了一口酒,道:“哪里有见过下毒的还给解毒的药的道理?”
  
  古笑天和古一飞一听都啊了一声,古一飞则走到门口张望一番,赶紧将门关上,走到杜文浩身边坐下低声说道:“云帆,你这是什么意思?”
  
  杜文浩放下手中的酒杯,用筷子在杯中沾了一些酒水在桌子上写了两个字,古一飞凑近一看,脸色都变了,只见上面写着:谋反!
  
  古一飞赶紧将字擦去,几乎是用颤抖的语气说道:“之前我们在密室让你考虑的事情,你……原来是早有此意的?”
  
  古笑天听自己的儿子这么一说,不用看桌上写的是什么字,便已经猜到杜文浩的用意,起身说道:“既然如此,云帆,走,我们到一个可以说话的地方去。”于是四人起身重新回到了那密室之中,这一谈便到了天明。
  
  三日后,明前折返回来,看来一切顺利,明前已经将东西安全地交给了石头和慕容玉兰,为了试探明前的真心,杜文浩刻意又让他去了一趟秀山郡给向皇后他们松了一封书信,里面的内容从前在大宋的时候,林婕妤当做是个文字游戏专门教过杜文浩的,所以杜文浩想,如果明前不能信任,那也不过是一封再过普通的家书,但如果明前是值得信任的,林婕妤看懂了其中的意思,便可以让喻鸽儿按照杜文浩的意思去肖家庄找付戈东一帮人等,然后再按照他们的方法和李浦他们联络上,大家集齐了人马,只等石头和慕容玉兰他们有了动静,便可以行动了。
  
  为了避免让宣仁帝生疑,从晏紫生日过后,杜文浩和古家父子在没有见过面,而高滔滔跟着他回家后,也一直是闭门不出,这给皇上的人造成一个假象,那就是,那一天在古家真的就是一个朋友之间的聚会,就算哪个高滔滔是什么太皇太后,那也不过是过眼烟云,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老女人,如何可以掀得起什么风破,殊不知,高滔滔这一次来,并非一个人来,就在她独自一人找到了杜文浩之后,不到十天,大理城的大小客栈和茶馆酒楼里就无端地多出近千人来,而且,这些不过是很小的一部分,就在大理城外不到十公里,大队的人马各自分散,就等着高滔滔发信号便可随时攻入城内。
  
  就在杜文浩等待石头和慕容玉兰的消息的时候,突然刘公公来了,这一次不是宣仁帝,而是一个美人儿,杜文浩心想,这个美人儿不是别人,应该就是那传说中宣仁帝的宠妃,穆贵妃了。
  
  照例不用杜文浩陪着,不过杜文浩长了一个心眼,不知道这个女人这个时候来由上面用意,想了想,没有让王润雪出面,而是让柯尧和林青黛陪着,直到晚饭后,那个穆贵妃终于说出了用意。
  
  “上面?喜欢柯尧?要接她进宫住几天?这个穆贵妃什么意思?”杜文浩听完若云到书房来给自己说完这件事情,就觉得事情不对。
  
  一旁的高滔滔道:“文浩,你先莫急,若云,那穆贵妃说了没有,什么时候将柯尧接近宫里去?”
  
  若云道:“说是今天晚上就跟着一起进去。”
  
  高滔滔想了想,道:“好了,老爷知道了,你回去给柯尧说,就说老爷说的,明天一早在过去也不迟,而且天赐晚上不能没有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