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贵女长嬴 > 第四十五章 绣幕深深

第四十五章 绣幕深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章第5卷]
  
  第522节第四十五章绣幕深深
  
  ……打发了邓淑妃,姚桃奉进茶水,轻声道:“淑妃娘娘本来就只带了一个不甚伶俐的使女出的阁,如今再把东宫的下人都打发了,恐怕往后无人可用啊!”
  
  “要的就是她无人可用!”邓淑妃既然离了眼前,邓太后在心腹跟前也不掩饰了,她脸色铁青的道,“一个旁支之女,若不是哀家一力抬举,她能有今天?!旁的不说,就说申琅,要没哀家照看着,凭卫氏的手段,必是去母留子!结果她倒好,觊觎后位这么大的事情,连说都不跟哀家说一声了,就自作主张的办了起来!出了事儿,倒是知道跟哀家来哭……她以为哀家是什么人?由着她想用就用、不想用就扔一边?!”
  
  姚桃抿嘴一笑,道:“淑妃娘娘还年轻,之前,又是旁支出身,不像本宗嫡女那样享受惯了荣华富贵。乍被抬举,难免得意忘形。再说这回其实也不见得全是淑妃娘娘自个的主意,怕是她左右之人也没少撺掇……这样因为乍然富贵而被冲昏了头脑的人,连婢子都见多了,更何况是太后娘娘您呢?”
  
  她轻描淡写的道,“等淑妃娘娘如今那些心腹都被铲除了,往后没人替她办事,如今中宫又有了身孕,偏大皇子受了伤,往后怕是这后妃之间的风向会转换过来。这样淑妃娘娘她举步维坚之际,自然就知道娘娘您的好了。”
  
  “她知道不知道哀家的好呀哀家才不稀罕!”被姚桃说着,邓太后也不禁笑了,怒容消去,呷了口茶水,道,“邓家又不是就她一个女儿!就算圣上喜欢活泼爱闹的,族里也多了去了!当初挑她一来是试试看、二来也是以为她出身旁支,不会像本宗之女那么娇纵到了不识相的地步。却不想这人不能惯的到底惯不得。”
  
  姚桃笑道:“三年孝期说快其实也很快的,到那时候,还怕这宫里热闹不起来吗?”
  
  提到既是青梅竹马的嫡亲表哥又是先帝的孝期,邓太后笑容微微一滞,片刻后才轻叹道:“是啊,三年孝期一转眼就过去了。”
  
  顿了一顿,邓太后却没有继续说选秀的事情,而是道,“这一回咱们也是大意了,竟被中宫隐瞒身孕到现在!”
  
  “纵然是位嫡出的小皇子,如今还没落地呢!即使落了地,要长大成人,日子也长着。”姚桃淡笑着道,“再说您如今可是太后娘娘,中宫又如何?您若不赏她恩典,她还敢不日日过来请安?”
  
  邓太后笑:“如今还真不能了!圣上这会子都还在未央宫……这卫氏……到底是阀阅之女,年岁虽近,城府究竟不是淑妃这不争气的能比的呀!”
  
  “淑妃娘娘是不能比,可中宫跟您也是不能比的不是吗?”姚桃抿着嘴,“何况景城侯去世时,知本堂竟走了水,连景城侯夫人都殁于火海!如今袭爵的固然是中宫的嫡亲大伯,究竟不是其父啊!中宫的靠山如今却也不怎么样了,谁知道她如今母以子贵,又能贵多久呢?圣上还年轻。”
  
  “所以哀家觉得淑妃简直愚蠢之极!”邓太后摇着头,道,“她居然天真的以为中宫一倒,圣上一准会立她为后!当初先帝还在时,圣上欲将她跟还没落地的琅儿都舍弃出去、好向先帝证明自己心向皇室的那件事情,因为考虑到当时她还怀着孕,是以没有告诉她。之后她生了子又备受宠爱,就更加没人触这个霉头了。如今想想也该找个机会透露给她、免得她继续犯糊涂,以为圣上是那种会为了宠妃一笑不惜倾国倾城的主儿了!”
  
  照邓太后看来,对邓淑妃来说的话,现在的卫令月——假如没有生育——做皇后对她才是最好的。
  
  申博虽然不是什么明君,但在江山美人的选择上却颇具明主的果断,那就是江山他要、美人他也要,当然前者永远是排在前头的……毕竟傻子都知道,有了江山还怕没有美人么?
  
  之前执意封贵妃的事情,邓淑妃也许认为是申博对自己宠爱无比的表示,以为贵妃与皇后一步之隔,想跨过去是极容易的。
  
  但邓太后却知道,妃嫔的位置,因为如今人还少,申博给起高位来是很大方的。但凤位……卫令月是发妻,这才坐了这个位置。若她出了什么事情,申博怕是巴不得马上拿凤印去换个能够襄助自己的盟友!只怕如今的局势他换不到!
  
  容城邓氏已经有个邓太后在了,邓淑妃在家里得父母宠爱、在族里可没什么地位!除了在宫闱里侍奉及生子外,邓淑妃对于申博来说用处不大。照申博的为人,肯定是宁可让未央宫空着也不会让她去住的!
  
  所以不受宠、出身高贵的卫令月做皇后,对邓淑妃来说才是最好不过了。因为卫令月祖父祖母过世,娘家助力大减,假如她还无所出的话,完全就是后宫的一个幌子。既威胁不了邓淑妃,却又占着位置。
  
  “亏得卫氏想法子过了这一关,还是曝露出自己即将生产之事。”邓太后感慨道,“不然去了她,换个厉害的进得宫来,再得了圣上喜欢,到那时候,生了圣上长子的淑妃怕是哭都来不及!”
  
  不过对于现在的邓太后来说,后妃争斗已经很难引起她心中太多涟漪了,随便说了几句,就叮嘱姚桃:“既然事情牵到顾家身上去,也注意好了衡王那里的动静!申寻虽然是个不肖逆子,对圣上不会有什么威胁。然而他既然是顾氏血脉,还是早点去陪先帝跟顾氏的更让哀家舒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