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贵女长嬴 > 第八十三章 残匪

第八十三章 残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错,尤其卫新咏才貌出色,卫郑鸿卧病时,宋老夫人兴许需要他来压制庶出次子卫盛仪。然而卫郑鸿既已痊愈,瑞羽堂自然不怎么需要卫新咏了。”沈藏锋道,“上官兄的意思,是说莫彬蔚从南蒙山打到北蒙山,是为了对付景城侯?”
  
  上官十一点头道:“即使是卫郑鸿,想对付景城侯也不见得容易。虽然景城侯如今致仕了,可爵位仍在,影响仍在。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景城侯亦然。卫新咏想寻他报仇,谈何容易?那赖大勇岂不是说,这莫彬蔚数次招揽他,是暗示过背后有阀阅撑腰的么?在下想,兴许这个阀阅就是卫氏。不过卫新咏必定不会将莫家军交与卫氏,定然是用莫家军作为依仗,与卫氏谈妥了什么条件……毕竟如今天下乱象纷呈,卫氏也希望能够有一支可靠放心的私兵。”
  
  “凤州卫氏有私兵,但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卫氏到底文风昌盛,固然族中能将兵书倒背如流者济济,论到用兵如神,却是半个这样的人才也没出过。”沈藏锋叹道,“而莫彬蔚在凤州大捷中的运兵之才已为常山公所知,这一次自南蒙山扫荡群匪,一路打到北蒙山,从无一败,连蒙山第一大帮的蒙山帮亦如此,却还控制着名声不至于早早外传,更加证明了他的价值!只是我却想不明白,常山公最是爱才,卫新咏若一直藏着莫彬蔚,不使常山公知道其真正价值,也还罢了。既然展露出来,为何却不怕常山公绕过了他,直接笼络莫彬蔚?即使莫彬蔚与瑞羽堂有宋含父子的前怨、逃出凤州时还杀了卫家派去看守他的侍卫,但相比他的才华,我想常山公一定不会介意,反而对其作出补偿。”
  
  卫焕能给莫彬蔚的,岂是卫新咏能给的所能比?这个道理,怕是孩童都知。
  
  上官十一想了想,道:“在下未见过卫新咏与莫彬蔚,这却说不好。但卫新咏必定有什么手段,能够令莫彬蔚对其死心塌地。即使常山公绕过他直接去招揽莫彬蔚,也不能成功!”他沉吟了片刻,道,“卫新咏在帝都土生土长,三年前才忽然前往青州朝云县任职。而也正是在赴职的路上,他收罗了凤歧山残匪,亦带走了莫彬蔚。”
  
  “但照方才那婢子之言,莫彬蔚是因为凤州大捷才被发现其才干的。在这之前,无人知晓凤州州北的衙役里,有这样一位天生将才。”上官十一若有所思道,“所以卫新咏选择当时前往朝云县,看起来不像是为了莫彬蔚才假借名目走这一趟,而是到了凤州附近,恰好知晓此事。但……凤州大捷这真相至今未曾外泄,为何卫新咏当时就知道了?在下记得,帝都到这朝云县,虽然从凤州走也可。但其实不走凤州,却另有两条路都更近的。卫新咏从凤州走,必有其目的。”
  
  这个问题,怕是连卫长嬴都回答不出来——三年前,她代弟赴约,在城外山谷中与卫新咏见面时,虽然看似占着上风,其实内心紧张无比,根本没意识到这个问题:莫彬蔚是凤州大捷的真正功臣这件事情,所知者在瑞羽堂里也才那么几个人,卫新咏怎么不但知道,而且还连莫彬蔚被软禁的地方都了如指掌?
  
  卫长嬴不知,被她遣来传话的使女朱弦说的更加简单精炼,沈藏锋也回答不出来了。他皱眉片刻,摇头道:“莫彬蔚若早就是卫新咏的人,没有必要安排他去凤州州北。这一次扫荡蒙山,已足以证明其才干。真正有才能的人,便是从前毫无名气没有事迹,也不难寻着证明的机会。”
  
  上官十一点头:“三公子说的是,在下也是这样认为。所以如此推测,卫新咏当年前往朝云县,特特经过凤州,除了为了与常山公见一面外,恐怕就是为了那批凤歧山盗匪的残部。”
  
  凤歧山的盗匪——其实就是卫焕跟侄子、已故的敬平公世子卫郑雅争夺卫家暗卫“碧梧”特意弄出来的。靠着这伙残匪,卫焕一再消磨“碧梧”中死忠于卫郑雅的人。
  
  尤其是三年前,卫焕令这群盗匪洗劫了庶次子卫盛仪从帝都送回凤州的车队,借这机会勃然大怒,不但命长史宋含率领士卒、州勇前去剿匪,还拿车队中的家生子被杀、凤州卫氏的车队在凤州城外被劫以至于卫家颜面无光为借口,迫着卫郑雅答应派出大批“碧梧”协助剿匪。
  
  结果可想而知,卫焕很高兴的把卫郑雅的心腹几乎是一扫而空……
  
  这种家族内斗的丑闻,卫长嬴纵然知道,自不会告诉沈藏锋。
  
  但沈藏锋对卫家内斗之事也不是全从妻子处知晓,沈家对亲家的动静还是会关心关心的。再说海内六阀么,累世富贵下来,谁家还没点腌臜事?卫家这种内斗处处的情况,各家都不是没遇见过。
  
  事先也许没想到,事后看看卫焕从从容容掌握了“碧梧”,又声泪俱下的控诉戎人是如何如何无情残忍冷血的谋害了其嫡亲侄儿……大家也就悟了。
  
  ……说起来卫焕在这里的种种手腕,还被沈宣私下里抽丝拨茧的分析了教导沈藏锋过。
  
  只是沈藏锋自己知道归知道,却不便告诉才招揽的上官十一自己妻子的祖父为了从侄子手里抢人抢权,设下阴谋把亲侄子给害了……怎么说也得为长者讳。
  
  不过上官十一反应也不慢——卫新咏从凤州走,顺路拜访下卫焕没什么,走时还要带上一批残匪,这可就奇怪了。
  
  如今这天下不太平的地方多着呢,卫新咏如果只是想要残匪,除了京畿,什么地方没有?
  
  完好无损的匪徒,卫新咏也未必笼络不到。怎么说他一个阀阅子弟的身份,对于许多庶民、贱籍出身的盗匪来说,面对时也是非常惶恐的。而且还有很多人非常渴望被招安……
  
  他偏偏绕路跑去凤州接收一批才被卫家打残的盗匪……尤其他还是卫家子弟!
  
  这批盗匪没古怪才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