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贵女长嬴 > 第八十三章 残匪

第八十三章 残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章第4卷]
  
  第422节第八十三章残匪
  
  明沛堂,送走木春眠与赖大勇,卫长嬴呷了口茶水,思索片刻,就叫方才一直侍奉在旁的朱弦:“你去前头书房,将方才那两人所言之事细细说与夫君知晓。”
  
  朱弦欠身道:“是。”正要退下,卫长嬴又叫住了她:“莫彬蔚的事儿想来从前你也不晓得,你且听我与你说个大概。免得一会夫君问起来不知就里。”
  
  前院书房中,沈藏锋正与新聘下的幕僚上官十一闲话,闻说朱弦前来,怕生的上官十一忙就要告辞。
  
  沈藏锋自要挽留:“上官兄切勿见外,此来之女乃是我妻的陪嫁使女,我虽不敏,却赖父助,娶得贤妻。既知你我在此,若无要事,后堂之人定然不会轻易打扰。还请上官兄稍坐,待我召她进来,问上两句。”
  
  上官十一饱学典籍,擅长谋略,论形容也是身长八尺的男子,然而偏生容貌阴柔秀美如处子不说,性情倒比许多真正的处子来得更怕生。被沈藏锋左哄右哄了好半晌才勉强应允下来,朱弦进来之前,他又特意坐到了角落里……
  
  看到这幕僚如此怯场,沈藏锋也有点哭笑不得。只是人无完人,上官十一固然不类寻常男子的大方,连个使女也怯以相见,但此人才学却是实打实的。些许怪异处,沈藏锋自能容忍。
  
  他等上官十一躲好了,才叫沈叠唤人进门。
  
  朱弦入内,行礼问安毕,不待沈藏锋询问,就将来意娓娓说来。她是卫家世仆,打小就被父母预备要伺候卫家的掌上明珠的,自幼就得教诲。到了卫长嬴身边,又经贺氏调教,传起话来井井有条,配着脆生生的嗓子听得人很是舒畅。
  
  末了,朱弦又恭敬道:“原本少夫人听说公子请了上官先生在书房里说话,不欲打扰。只是想着木堡主与赖帮主所言之事兴许有些紧要,这才打发婢子过来告诉公子。”
  
  她话音才落,沈藏锋还没回答,角落里忽一个声音传来:“这事情是紧要的。”
  
  朱弦进来的时候没看见上官十一,心里就有点疑惑。只道上官十一已经被沈藏锋打发走了……却不想如今这声音却在自己身后响起,不禁吃了一吓。
  
  就见跟前的男主人几乎同时肃了脸色,简短的道:“此事是该如此。”跟着就干脆的打发她回后堂去复命。
  
  等朱弦走了,方才因为随口出声、出声的同时就涨得满脸通红的上官十一有点狼狈的从角落里走回原本的席位,尴尬道:“三公子,适才……咳,适才在下孟浪了。”
  
  “上官兄何出此言?方才纵然上官兄不言,如今我也要请教上官兄的。”沈藏锋叹道。
  
  上官十一学富五车却极是怕生,若非之前图鲁突袭迭翠关,他的桑梓告危,不得不站出来保家,怕是至今无人知晓其才。与其说沈藏锋是耗费了这许多功夫才把他请出山,倒不如说是用了这些日子跟他熟悉,让他不至于见到自己就想躲。
  
  但虽然成功的把上官十一带到了西凉城,究竟江南易改本性难移,与此人说话仍旧需要小心翼翼、连哄带骗……
  
  沈藏锋好生宽慰安抚了一阵,上官十一才定下心神,说起正事:“前几日三公子言及赖大勇其人,道是看中此人才干。但如今尊夫人遣婢来详说经过,倒似乎不太对劲?”
  
  “上官兄所言极是。”沈藏锋眉宇之间掠过淡淡的厉色,道,“蒙山帮究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原本由甲推荐其帮主赖大勇白手起家,认为是个人才。我因狄人之故,加之到西凉日子尚浅,亦未详问……”
  
  上官十一道:“赖大勇堂堂一个帮主,纵然身负小伤,怎也不该看不住一个女子。但如今他却自己跑到西凉来向贤弟求助,想来这内中的古怪应是与他无关,倒是他那个名叫琴娘的妹妹有些异常。”
  
  就算赖大勇想做内间,也不会留下一个蒙山帮看不住他一个妹妹独自去找莫家军报仇这样荒谬的破绽。
  
  “蒙山帮虽然是乌合之众,然而亦有数千人。那赖琴娘能够位列二当家,仅在其兄赖大勇之下,不可能全靠了其兄的荫庇。须知匪徒性情凶悍粗鲁而无礼,若这赖琴娘自身能力泛泛,帮众可不会买这个帐!”上官十一见沈藏锋颔首,就继续说了下去,“身为男儿却居女流之辈之下,饱读之士尚且不能忍受,更遑论山野匪徒?可见这赖琴娘能够居二当家之位,必然有过人之处。依在下之见,恐怕是赖琴娘连其兄也瞒了过去,才导致这赖大勇跑来西凉求助!”
  
  沈藏锋点头道:“上官兄所言极是,只是我却奇怪这赖琴娘……究竟意欲何为?”
  
  “若旁人即使知晓这赖琴娘打着独自去莫家军中为兄报仇的幌子,却另有用意,确实难以揣测。毕竟莫彬蔚此人,在这之前却无人听过,即使赖大勇说他背后有阀阅插手,海内六阀,也难以确认。”上官十一知道沈藏锋未必真的毫无头绪,不过是借这个机会称量一下自己这个新招揽的幕僚,所以缓缓道,“但三公子却不然,尊夫人因缘巧合,却是知道这莫彬蔚的跟脚的。其人是凤州人氏,原本差点就被卫家五公子招揽,却因变故反被如今的卫家六老爷卫新咏诓骗而去……”
  
  上官十一看了眼认真倾听的沈藏锋,迟疑道,“有一个揣测,在下不知道是否该说?”
  
  “上官兄但请直言无妨!”沈藏锋自是抬手相请。
  
  “据方才那使女所言,卫新咏似与景城侯有深仇大恨。”上官十一皱着眉道,“从其年少之际就与常山公来往、以及去年索性过继到瑞羽堂,可见其对知本堂之离心!”
  
  沈藏锋点头道:“确实如此,据我猜测,其生父与胞姐之死都十分蹊跷,虽然没传出来什么风声。然似与景城侯有所关联……如今其嫡兄亦在凤州任职,受常山公庇护。”
  
  上官十一道:“景城侯论辈分身份,都非卫家这六老爷所能报复。纵然他如今过继到瑞羽堂,然而瑞羽堂的卫郑鸿得季神医之妙手,已开始康复。常山公与宋老夫人岂会放着嫡亲长子不扶持,而转去扶持卫新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