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贵女长嬴 > 第七十九章 坐井观天

第七十九章 坐井观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10节第七十九章坐井观天
  
  原本到芙蓉洲来是为了散心,结果先遇见一群放.浪刁钻的采莲女,继而遇见了世家子弟里的奇葩顾乃峥,卫长嬴兴致全无,只求快点用过了饭,回别院里去缓个神。
  
  艰难的把这顿饭应付过去——除了顾乃峥以外,停箸之后所有人都擦了好几把汗,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于是一行人向收拾残局的解丈一家道别而去,这中间那位解丈特意出来问安,卫长嬴观之,此丈看着年已过花甲,料想真正年纪不会这样大的,毕竟他的子媳都还年轻,许是湖上之人常年经历风雨,瞧着显老。
  
  是个慈眉善目的老者,身上略带鱼腥,举止言谈倒是十分知礼。想来他这酒肆开在此处,迎来送往的贵胄子弟不会少见,便是原本什么都不懂,天长地久的也会得接待高门大户的客人了。
  
  ……总而言之,今儿个若是没遇见顾乃峥,一切多么美好啊!
  
  可惜不但遇见了顾乃峥,下了画舫上栈桥后,顾乃峥还热情的要求:“我等既然偶遇,可见有缘,不如同出芙蓉洲,途中也热闹些。”
  
  霍家兄弟看着卫长嬴几乎是漆黑一片的脸色,汗如雨下,强笑着拉他:“子烈兄!子烈兄!莫非子烈兄说这话,是嫌愚兄弟太过笨拙,不堪与谈么?我等陪子烈兄闲聊就好,何必再劳烦曜野弟与弟妹?”
  
  人家小两口兴兴头头过来游湖和用饭,连个使女都没带,可见多么不想受打扰。咱们没眼色的凑上去蹭饭已经得罪人了,如今终于吃完了饭,你还不放过人家,你是想结死仇么!?
  
  顾乃峥嫌弃的看了眼他们:“家耀弟你为人太过方正,愚兄许多妙言趣话,你要么听不明白,要么听了就顾左右而言其他。你这样清正的君子,好生没趣!愚兄觉得还是曜野弟更合脾胃些。”
  
  霍照玉果然君子,被他这样当众嫌弃,却也只是苦笑了下,并无怒意。可怜的霍沉渊什么都没说,不过是跟着嫡兄一起拉住顾乃峥,顾乃峥也没放过他,说他,“至于霍弟,向来如非必要,绝不出言,直如卫司徒当面……与你二人同舟,有何可说?”
  
  “……”众人。
  
  卫长嬴暗暗磨牙,强笑道:“子烈兄此言差矣,若子烈兄觉得霍家兄弟无趣,之前又怎会三人同来?可见子烈兄……”你、够、了!你能和霍家兄弟同来,和他们一同回去会死么!
  
  顾乃峥全然没有风度的打断了她的话,折扇摇得几乎要断掉,大言不惭道:“弟妹不知,之前同来,一则是四围无伴,不得已而为之;二则么,许是两位来时顺利,一会弟妹就知道了。”
  
  卫长嬴无语的看了看霍氏兄弟——霍照玉苦笑连连,霍沉渊低头不语,这可怜的两兄弟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由着顾乃峥欺负习惯了,还是顾乃峥这种性情根本非君子所能敌,现下被当面这样再三埋汰,也没有动怒反目的意思。
  
  不仅他们无法,沈藏锋也是一脸无奈……卫长嬴深深叹了口气,心想:“一会寻个机会叮嘱下曹氏,着她解了缆绳后,速速划了走人,管这顾子烈怎样挽留招呼,也不理会!看他还能怎么办!”
  
  这么想着已经到了之前系舟的位置——卫长嬴看着孤零零的只有自己与沈藏锋来时一叶小舟,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而她想到的沈藏锋也意识到了,愕然道:“子烈兄、家耀兄、霍贤弟,你们是否走差了?”
  
  卫长嬴是见了这三人后,先被顾乃峥诈了一把,继而被他奇葩的性情惊住了,根本没想到这个问题。沈藏锋却是知道这儿并不止一处栈桥,停泊小舟的地方也非一处,只道自己停泊的这边无有其他舟楫,那是因为顾乃峥三人停在了别处。
  
  现在一行人一面说话一面走到这儿,看到就一叶小舟在,沈藏锋自然想到了对方许是走错了路——卫长嬴松了口气,既然小舟没有系在一起,那也不用特别寻机会叮嘱曹氏了,等他们走了,直接说就成。
  
  不想……
  
  顾乃峥、霍照玉、霍沉渊三个人呆呆的看着水面,片刻后才相顾失色,道:“咱们的船呢?”
  
  “……”沈藏锋。
  
  “……”卫长嬴。
  
  顿了一顿,沈藏锋干咳一声,道:“莫非三位来时,也在此处停泊?”
  
  “当然在这儿!”顾乃峥扇子都顾不得摇了,哗啦一下收起,死死抓在掌心,盯着空荡荡的湖面,像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船从水里盯出来一样,“我等就是冲着解家酒肆来的,自然奔着离酒肆最近的地方停靠……现在船呢???”
  
  船呢?
  
  不只他想这么问,连卫长嬴都暂时放下成见,替他们揣测起船只的下落来——论地点,这芙蓉洲靠近春草湖的中心,四周不着村不着店的,想顺手牵羊,哪有那么巧?论如今不见了的东西,只看卫长嬴和沈藏锋过来时所乘的小舟,也是寻常舟楫,湖边人家,家家都能备上一艘或几艘,要说值钱真的值不了什么,而且小舟在芙蓉洲附近被花叶阻拦都走不快,中途被抓住,背负上盗贼的名声,还要得罪贵人,这得多傻才会做这样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如今这时节,芙蓉洲里根本就不该有什么人,得多没脑子的偷儿才会在这时候跑过来?
  
  左思右想,也觉得有可能的情况是:顾乃峥三人把系舟的地方记差了,这要是就顾乃峥一个人,凭这位主儿这不可靠的模样,卫长嬴绝对要怀疑他。然而与他同行的霍家兄弟看着都还稳重,总不可能三人连带随行下仆都记错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