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贵女长嬴 > 第四十八章 幸灾乐祸

第四十八章 幸灾乐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端木无忧的反应在顾弋然意料之中,他笑了笑:“不是卫长风,是卫长风之姐。”
  “卫家小姐?”这次连刘希寻也露出吃惊之色,身体微微前倾,饶有兴趣,“沈藏锋的未婚妻?卫长风所言有女眷在小竹山上,就是这一位?其人如何?”他问是问“其人如何”,但脸上就差写上“最好这卫家小姐姿容媸陋不堪难以入眼、叫沈藏锋娶个母夜叉”以及“不但是副母夜叉的容貌,更妙的是这位小姐脾气也不好,善妒会吵是大好”……
  端木无忧却很是怀疑:“生人上山,堂堂千金小姐却不思回避,你们见到的真是卫家小姐?”
  他虽然不喜卫长风,但凤州卫氏与锦绣端木、东胡刘氏并列海内六阀,卫氏的门风,端木无忧还是相信的。如果真的是卫家的小姐,尤其是嫡出、已经定了亲即将出阁的小姐,怎么可能让外男随意撞见?
  所以端木无忧倒觉得,“别是卫长风这小儿小小年纪就沉迷女色,打着出游的幌子,带了美貌侍婢、家妓之类在山上胡天胡地罢?”
  名门贵胄累世富贵,能够传承数百年而家声不堕,大抵子嗣兴旺,难免良莠不齐。族中子弟固然有聪慧能干、勤奋上进,以使家族更上层楼者;也有讲究风仪、雅好清谈,只享受家族供养,却不问世事,如敬平公之流;更有仗着家世富贵,成日里花天酒地、不思进取之辈。
  最后一种,各族都有,虽然同族中人也瞧他们不起,然究竟血脉相连,除了骂上几句不肖子孙外,总不能把人拖出去打死。
  端木无忧既然补了翊卫,当然不是这种不思进取的人,也不大瞧得起这类名门子弟。他很讨厌卫长风,自然就把卫长风往这样的地方想——即使知道卫长风对经史律法如此熟悉,决计不是不思进取的人,但……这么说说也痛快点嘛!
  顾弋然含蓄的提醒:“山上茅屋地方狭小,那位小姐应是不知我们会上山,这才会撞见。究竟是大家闺秀,若非意外,怎会叫咱们随意遇见?上去时看到她带着使女仆妇在溪畔漫步,随从皆不俗,人也戴着帷帽,我等不敢多看。不过也是巧了,下山时,卫青想带我们回避,故意择了屋后小径,不想那位小姐怕也是这么想的,就在屋后竹亭里消闲……那竹叶青盘桓亭中新竹的竹柱上,几如一色,亏得宗麒眼利,以袖中匕首弹出,钉蛇于柱。”
  “邓兄眼力向来无人能及。”端木无忧听出顾弋然的意思,顾弋然既然笃定了他们遇见的是卫家小姐,之前他随口揣测女眷身份不良,就是对卫家小姐的冒犯了,虽然这儿没有卫家人在,但平白的污蔑真正的千金小姐是侍婢、家妓,到底有失风度。
  何况这卫家小姐还是他们所认识之人的未婚妻……便讪讪的道,“要不是邓兄,咱们那位帝都未冠第一人的沈藏锋,嘿嘿!”沈藏锋被称为帝都没有加冠的少年中第一人,补的又是亲卫,这几年风头极劲,在圣上跟前也是极得赞许的。端木无忧这些人虽然出身比沈藏锋略低,但都也是贵胄子弟,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谁愿意服谁?
  只听这名头对沈藏锋总有几分敌意的,如今想到自己同伴救了沈藏锋未婚妻一回,就觉得得了嘲笑沈藏锋的机会——沈藏锋再厉害又如何?不是邓宗麒,连未婚妻都护不住!
  不想邓宗麒却淡然一笑:“原本我也以为千钧一发,但后来却发现即使没有我出手,那位卫小姐也未必会有事。”
  “邓兄何出此言?”除了顾弋然外,端木无忧与刘希寻都十分惊讶。
  邓宗麒与顾弋然对望一眼,这才道:“只因这卫家小姐,身手着实不弱,虽不知她是否只学过暗器,但十余丈距离,能以一支簪头圆润的玉簪钉穿另一条竹叶青……这样的实力,恐怕那竹叶青即使游入衣中,一旦被发现,以这位小姐的敏捷,也未必能够伤得到她。”
  端木无忧和刘希寻满脸不可思议,瞠目结舌道:“你说的是卫家小姐,还是卫家暗卫?”
  邓宗麒道:“自是卫家小姐,卫长风知晓此变,惊慌追至屋后,连呼‘大姐’,卫家长孙女人在帝都,能够让卫长风呼为大姐的,自是只有大房嫡长女、他唯一的胞姐,就是许给沈藏锋的那一位了。”
  顾弋然见端木无忧和刘希寻向自己望来,明白他们的意思,点头道:“确实如此,这位卫家小姐,胆色过人,宗麒发现第一条竹叶青只在她头顶寸高处,因局势危急不及解释就出手,匕首飞入亭中,直指她头上……漫说闺阁女子,就是我等男子,于亭中消闲小坐时忽遭此变,也会吓得失声惊呼、甚至瘫软在地。然而那位小姐非但一声不惊,甚至明白缘故后,立刻就能整理衣裙,出亭来向宗麒道谢!中间,其使女发现十几丈外另一条竹叶青,卫家侍卫未及出手,就被这位小姐拔了身边使女发间之簪击杀!”
  他和邓宗麒对望一眼,苦笑着道,“我等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家闺秀!”这句话里,七分惊叹二分赞赏,还有一分就要复杂了。
  “……”顾弋然和邓宗麒都不是说谎的人,两人异口同声的证明卫家小姐身手过人,端木无忧和刘希寻顿时沉默下来,半晌,魁梧粗壮的刘希寻,竟幽怨一叹,道,“沈藏锋自己已稳坐帝都未冠第一人之位,怎的连他的妻子,都如此可怕!”
  众人知他三番两次输给沈藏锋,嘴上不常言,心中却着实憋着一把劲,却不想沈藏锋数次败他也就是了,连未婚妻都如此剽悍……顾弋然正待安慰他,不想刘希寻眼珠一转,忽地幽怨全消,竟是幸灾乐祸起来,“这卫家小姐如此厉害,而且才在亭中被竹叶青所惊,当着你们外客的面,毫不避嫌就杀了另一条竹叶青报仇——这般杀伐果决,怕不是个母老虎?恐怕明年一过门,就会挽起袖子,沈藏锋打得服服帖帖、千依百顺……这门婚事,结得好!结得好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