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贵女长嬴 > 第三十五章 专注坑姐若干年

第三十五章 专注坑姐若干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在水是个稳重的人,虽然掐了卫长嬴的耳朵骂得凶,其实手下自有分寸,不过是不松不紧的捏着,横竖伤不了卫长嬴的。可是宋在水显然还是太低估了卫长嬴的无赖——如此大好时机,卫大小姐怎能放过?二话不说,就着宋在水的动手就顺势往她怀里一倒!
  这一倒把宋在水吓得立刻站起了身,一怔之后尖叫了一声,忙松了捏她耳朵的手,慌忙扶着卫长嬴惊恐道:“你?你?你怎的了?”
  “卫小姐!”左右使女骇软着脚把卫家这掌上明珠扶上榻,又是捶背又是端水的伺候着躺好,正犹豫要不要提醒宋在水去喊大夫——就见一直作昏迷状的卫长嬴终于睁开一线眼皮,宋在水心惊胆战心虚气短的扶着榻沿柔声细气问:“好长嬴,你……你怎么了?”
  ——她真心没下重手啊!自己和这表妹无怨无仇的,她又不是卫长嬴这样的卤莽之人,女孩子之间掐尖要强拎几下耳朵……这……这怎么就倒了?
  宋在水正不知所措,就见卫长嬴气息奄奄恨不得把“行将就木”四个字刻在脸上,颤巍巍的伸手抓住自己的手,断断续续的道:“表、表姐!我……我不成了……我……”
  这一眨眼的功夫俨然就要生离死别,使女们均觉得一切如梦如幻转不过弯来——但宋在水是明白了,明白过来的未来宋皇后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无比!
  她颤抖着才擦过凤仙花汁、指尖恨不得滴下血来的十指,照着卫长嬴脖子上就一把掐去:“我叫你吓人!!!”
  可怜的宋表姐现在真的是悔不当初!当初她极不情愿的从江南前往帝都,为了拖延抵京的辰光,路上死活要过来看姑姑宋夫人。才到卫家时,宋夫人见到嫡亲侄女也高兴得很,只是说到同辈的兄弟姐妹,却是唉声叹气的和她说自己膝下这一双儿女,表弟卫长风倒也罢了,惟独这表妹卫长嬴性情跋扈,不是个好相处的,请她千万包涵些……
  宋在水起初还小心翼翼的和这表妹接触,几次下来觉得虽然过于活泼了点、喜好武艺了点,性.子也是极好极爽朗的——怎么就被姑姑说得那么不堪呢?她琢磨着许是姑姑不喜这表妹好武,言谈之时又谦逊了几分,所以才把好好的一个表妹描叙的太过了。
  ……现在想来根本就是自己瞎了眼!宋夫人那是自己的亲姑姑啊!怎么可能骗自己?!
  伪装被戳穿,卫长嬴恢复精神熠熠,无视一干使女那无以描述的眼神,她若无其事的拨开宋在水爬起身,半坐在榻上,一条腿垂在榻边自在的晃着,笑嘻嘻的扮个鬼脸,道:“唉呀!我就知道表姐这么聪明我一定瞒不过你……”
  “你给我出去!现在就出去!”宋在水被她真心气到了,她自认这些年来被祖母当成未来皇后栽培下来,以自己往后能够容纳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嫔的心胸气度,容忍区区一个卫长嬴算什么?但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那些个妃嫔如何能与卫长嬴比?这表妹于气死人一道上决计是天赋过人天资卓绝!
  “不行不行,我不能出去!”卫长嬴闻言却是耍赖的往榻上一倒,中气十足的嚷道,“方才表姐你掐着我耳朵,我如今觉得头疼!我想我须得好好休憩个三五十日才能够恢复,在这中间,规矩仪态应答什么的,我只能躺在这儿听了!”
  宋在水恨不得拿旁边的一壶冻酪浇到她身上!
  “就那么掐一下……你说,你要休憩个三五十日?”宋在水手里捏着团扇,胡乱扇着,眼刀一下接一下的飞在卫长嬴身上,声音好似从齿缝里挤出,“你……你以为你是豆腐做的,还是琉璃做的?!”
  卫长嬴悠悠一叹:“似咱们这样集千宠万爱于一身的掌上明珠,虽然不是豆腐琉璃做的,可什么样的豆腐什么样的琉璃能比咱们还要娇贵啊?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我一定不能辜负了上天赐予我这样娇生惯养的命格的机会!我一定要好生爱惜自己!所以,表姐啊……这个仪态谈吐,这几日就放一放罢,等我养好了身子,咱们再来商量……”
  “是啊是啊,你是集千宠万爱于一身的掌上明珠,可我又是什么?”宋在水脸色刷的一下,黑得犹如风雨欲来的天空,语气凉飕飕的怎么听怎么让人哆嗦——她是真的动了怒了,扇子也不摇了,抵着腮边,眼神凛冽,一字字的道,“我这种打小没了亲娘疼爱、前途渺茫的人,算哪门子的掌上明珠?你见过还没出阁已经先有了一群庶出子女叫嫡母、娘家还毫无商量余地的逼着出阁的掌上明珠?!”
  宋在水对自己婚事之怨念,大到了让卫长嬴也不敢很在这事儿上招惹她,赶紧收了装模作样,谄媚道:“表姐何必如此忧愁?你看自从上次的来信后,这些日子舅舅也没再做什么,指不定舅舅已经改了主意了呢?是不是?”
  她这话不过是想着安慰安慰宋在水,不料宋在水极为精细,倒是被提醒了,顿时悚然一惊,差点把团扇都掉了下去,失神道:“是了,之前父亲在信里说,钦天监已经在定日子了,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快点动身!我没理会,按说父亲知道后应该立刻再写信来啊!怎么一直都没有动静?”
  卫长嬴一拍手,道:“你看,我说舅舅还是疼你的罢?没准之前那封信就是写给旁人看的,才不是真正为了催促你上京去进火坑呢!”
  宋在水紧紧蹙着眉,冷然道:“你知道个什么?我在想,难道父亲……父亲见我一直不听话,悄悄给我身边的人写了信,让他们强行带我走?所以才没再催促我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